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织里资讯

搜索
织里资讯 首页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几天不见,阿根廷已经财政盈余了

2024-2-22 00:59| 发布者:admin| 查看:73| 评论:0

摘要:作者|漫天雪798来源|漫天霹雳Plus导语:阿根廷的失败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不严格恪守财政纪律,最终的结果就是经济崩溃,所有人陷入贫穷。2月17日,阿根廷政府财政部长卡普托发推,说阿根廷1月份财政盈余为5184亿

作者|漫天雪798

来源|漫天霹雳Plus

导语:阿根廷的失败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不严格恪守财政纪律,最终的结果就是经济崩溃,所有人陷入贫穷。


2月17日,阿根廷政府财政部长卡普托发推,说阿根廷1月份财政盈余为5184亿比索(图片中的机翻有误,不是美元,是比索)。并附上一句评论:零赤字不是通过谈判达成的,然后@了米莱。

阿根廷现在的美元储备,从米莱上台时的0,增加到了72亿美元。要知道,米莱才上台不到两个月时间!

笔者想说的是:干得漂亮!

实施紧缩财政政策,维持预算平衡,是米莱改革的重中之重。卡普托说,“我们首要的任务是实现零赤字”。只要达成这个目标,“在(本届政府)执政中期内,阿根廷就将走向更好的国家”。

米莱对此信心满满,他在昨天接受Rivadavia广播电台采访时说:“最困难的时候会是三月和四月之间,之后就会触底,然后开始反弹”。“如果一切能照现在这样继续走下去,按照国际货币组织的估计,我们在今年年中就可以解除 CEPO(换汇监管),而当你解除汇率控制时,经济自然就能爬起来。”

米莱也在采访中表示,绝对不会通过行政命令来规定最低工资。

奥派总统的最大好处是,他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政策手段,会实现什么样的目标。剩下的就是政治操作问题。而不是传统政客那样,没有坚实的理论支持,按照经验办事,跟着舆论走,根本不知道目的与手段是匹配还是背离。正如阿克顿勋爵所言:

辉格党人由妥协支配,自由党一开始就由思想主导……一个实用、渐进、准备妥协,另一个在哲学指导下制定原则。一个用政策对付哲学,另一个为哲学寻求政策。

米莱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缩减财政开支的办法,这些缩减措施的重点,包括但不限于:

停止对各省的财政转移支付及不透明的转账;

国企私有化;

央行不再为国库提供资金,恢复央行独立性;

减少财政供养,将政府从18个部削减到9个,5万名公务人员下岗,1万名合约公职人员不再续约;

政府不再搞公共工程,不再为“公共项目”提供资金;

停止和减少能源、交通等各类补贴。因为“补贴就是利用公共资源进行政治操作,损害的仍是那些最困难的人。”

这些措施大刀阔斧,直击病灶核心,都是完全正确的。遭到部分人群的抗议,也很正常,原因是许多人本来就是靠财政供养存活的,他们是趴在阿根廷民众身上的吸血鬼和寄生虫。缩减开支,就是不让他们再吸血了,他们就开始闹事,这些人是阿根廷巨婴,是无耻之徒。他们其实并没有国内某些人肉喇叭媒体渲染的那样声势浩大,成不了气候的。阿根廷人心思变,否则就选不上来米莱这样的总统。

除了这些大动作,米莱为了削减公共支出可以说不遗余力,深入到了细枝末叶,将撙节开支之清风吹向了全世界:

他去达沃斯乘坐商业航班,已经广为人知。他说,“乘坐商业航班为阿根廷政府节省了39.2万美元,这笔钱来自每位阿根廷人的努力……我们有道义上的责任照顾好这些钱。”

他裁撤了总统办公室、秘书处的人员,以及公务汽车。

阿根廷玫瑰宫(Casa Rosada)的官员们告别了免费午餐的好日子,他们现在终于要自掏腰包支付餐费了。米莱说:这项措施是政府广泛削减开支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减少政治领导层的特权。

为什么米莱要把实现预算平衡、零赤字作为改革的首要任务?

因为预算平衡问题对于一国至关重要,它是走向自由与繁荣的关键步骤。

阿根廷的巨额外债、财政赤字、货币崩溃是怎么来的?

就是历任庇隆主义民粹政客为了收买人心换取选票,不遵守量入为出的财政纪律,总想用歪门邪道收买特定群体,办法之一就是用财政资金给他们发补贴。

一个家庭,要量入为出、撙节消费、积累资本,才能有未来的美好生活;挥霍无度,就是透支未来,必定未来受穷。对于一个家庭如此,对于一国同样如此。

但是家庭和国家的区别在于,家庭举债是有度的,日子过烂了,想借钱都借不到的。到了阿根廷国家,就不一样了,因为它既能强制性地征税,手里还掌握了一个搞钱的大杀器,那就是央行,可以无休止地印钞。

但这都是饮鸩止渴的举措。

广泛的财政补贴,并不是庇隆主义者表演的关爱弱势群体,而是扩张自身和控制民众的工具。目的就是让所有人变成依附于他们的可怜虫,补贴所到之处,控制接踵而来,一个父权式的阿根廷国家由此形成,它就可以对所有人的生活指手画脚。

事实上,拿到补贴大头的,永远是跟阿根廷政客们关系紧密的国企和裙带企业,民众只是吃到了他们洒下的面包屑。这就是国有化和全盘控制的进程。


补贴就是再分配,即通过征税手段,将一个人的钱装进另一个人口袋,这就是在侵犯私产,打击财富创造。它使受补贴的行业可以不劳而获,并将要素吸引到受补贴行业,使其扩张,而其他行业的资源短缺,生产缩减。

受补贴的行业将不再接受消费者检验,而是听从计划机构的统一指令。因此补贴会扭曲生产结构,窒息经济活力,最终减少所有人的福祉。

税收不够,那就举债。但是举债同样是税收,它就是对未来的征税,最终要靠所有人去偿还。实际上赤字比税收对经济的影响还要大,因为税收打击生产,而赤字则直接从生产领域将资本抽走,导致生产直接缩减或者无法进行,同时直接启动国有化进程。

举债仍然入不敷出,那就印钱。这时候,货币贬值,物价上涨,民众财富被洗劫一空;货币“坎蒂隆效应”立即显现,拿到新钱的,同样是与他们关系最近、最听他们话的裙带关系户,拿不到新钱的普通民众,再一次遭受损失,财富被进一步地集中到最上层核心圈子。

印钱扭曲生产结构,拿到新钱的人购买力增加,盲目扩张,但是真实的储蓄和财富并没有增长,总有一天会发现楼盖到中途没有那么多原材料,所以就破产倒闭,财富化为乌有。所以通胀政策是资本绞肉机,会毁灭财富,走向贫穷。

钱印多了,物价上涨,民众不满意了,那就在物价管制的同时继续进行价格补贴。补贴的钱又从哪里来呢?继续印钱。所以这就是个恶性循环。阿根廷央行成了财政部的提款机,要印多少印多少。

大幅度贬值的货币,将导致外资撤离,因为在阿根廷的投资将变得极不安全,投进去的是姚明,出来的可能是潘长江。固守所谓法定汇率,实际上就是赖账,既影响国际融资,又会影响阿根廷的国际贸易结算,打击出口。

而出口是进口的支付手段,没法出口,就换不来外汇,也就无法进口。所以货币体系的混乱,实际上就把阿根廷变成了一座经济孤岛。一个贸易量急剧下降的经济体,怎么可能走向繁荣,民众怎么可能走向富裕?

以上种种,就是财政赤字的最终结果。阿根廷的失败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不严格恪守财政纪律,最终的结果就是经济崩溃,所有人陷入贫穷。

只有严格遵守财政纪律,恪守预算平衡的底线,削减开支与补贴,才能进一步保障产权,鼓励财富创造,保持经济平稳发展,才能保持货币体系稳定,从而恢复信用,吸引投资和增加对外贸易,也才能限制权力扩张,打造一个自负其责的市场经济环境。

所以,平衡预算,恪守财政纪律,对一国至关重要。

米莱的正确做法还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维持预算平衡的办法,从来不是加征税收,更不是印钞票,而是缩减财政开支。

防范权力扩张的办法,也不是喊喊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地切断它的收入渠道,严格限制其开支。当开支减少,就无法将自己的目标凌驾于民众之上,就无法从经济中汲取资源,也无法收买特定群体,对经济的干预和破坏就减少,权力自然缩减。

财政紧缩政策受益最大的是老百姓。民众的负担将降低,当阿根廷政府占有的资源变少,留在市场中的资本就变多,投资增加,企业变多,就业就增加、工资率就上升,供给增加物价也会下降。损害最大的是那些过去依附在民众身上的寄生虫,他们依靠税金开支存活,过去拿到的本身就是不正当利益。

所以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紧缩政策。

绝对不能呼吁管一管,因为管一管必定增加财政开支,增加利维坦手里占有的资源,否则它拿什么管?

我最后还想再次谈谈那些认为奥地利经济学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的莫名其妙的指责。

恰恰是这些指责者混淆了理论与现实。

我们经常举的一个例子是,几何学定义的圆,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但是工程师的做法是,尽可能把轮胎做得接近几何学意义上的圆,由此才能发挥轮胎的最大效用。从来没有人指责几何学定义上的圆在现实中不存在,所以它就是乌托邦。更不会有人荒谬地说,既然几何学意义上的圆不符合现实,所以现实中轮胎是椭圆的就是合理的。

同理,经济学告诉我们,采取A手段,必定得到B结果,这是确定不移的,跟乌托邦有什么关系呢?至于你在现实政治中怎么搞,选择什么样的路径,那是政治问题,跟经济学规律有什么关系呢?

经济学告诉我们,价格管制的结果,就是刺激需求、减少供给,进一步加剧短缺。这是确定不移的原理。至于在现实政治中,你不按经济学原理办事,必定会付出代价,只看代价由谁来承受。你发现如果彻底放开价格管制,既要又要的巨婴们会闹事,可能会使既定的改革胎死腹中,所以先放那么一点,或者在一定领域内放开,或者就像我们当初搞的“双轨制”。这与经济学原理有毛线关系呢,这就是一个政治选择问题。

米莱上台后的改革举措,很激进,很正确,但是在许多方面他仍然做出了妥协。例如公共交通补助,他并没有完全停止,他现在采取的办法是交通部将减少对公共交通公司的直接补助,改为通过SUBE卡的社会票价制度,直接精准地惠及符合条件的最需要的乘客,无需经过任何中介。

我们对这种改革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我们会说:这肯定不够,我们希望按照理论原则一步到位,取消所有补贴。因为任何形式的补贴,都是转移支付再分配,都在伦理上是不正当的,在经济上是低效的,它将侵犯私产,减缓繁荣的进程。但是,这仍然是一种边际改善,因为它减少了补贴金额和受补贴的群体,降低了财政开支。

然而我们绝对不会说,“适当的补贴是合理的”这种鬼话。因为这就是从理论上承认了补贴的合法性。一个人如果说出这种话,就是理论上的背叛,就会损害严肃的经济学的声誉。

同理,米莱说,“税收是q劫”,这是理论。但是我们绝对不会说,如果你不把税收削减到零,那就不如不改革。不是这样的。任何降低税收的实际政治行动,我们都支持。这就是边际改善。

理论没有什么可妥协的,也没有什么乌托邦可言。现实的政治操作,政治人物可能会根据当下处境和舆论状况进行选择,这是必然的。我们看的是方向:任何通往自由的改革措施,我们都欢迎。

最后,还是想喊句口号:祝福米莱,祝福阿根廷,自由万岁!

来源:https://view.inews.qq.com/k/20240221A00XAP00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广告位
    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